| 桌面快捷方式 | 添加到收藏夹 | 大字体小字体

【奥克兰移民故事(三)】Abann Yor:不再做二等公民

收录于: 2014-10-14  贡献者:   浏览量: 约2268次

        对Abann Yor来说,来到奥克兰,几乎称得上获得了自己的“第二人生”。

  Abann Yor来自南苏丹,在漫长而充满了危险的旅程之后,他才与自己的妻子带着5个孩子一道,抵达了奥克兰Mangere的家。

  如今,Abann Yor最主要的工作,就是帮助其他奥克兰的难民们,最大限度地利用奥克兰提供的便利,顺利展开新生活。

  现年42岁的Abann Yor出生在炮火连天的南苏丹,他是9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大。而他祖父、父亲和哥哥,都因残酷的内战而不幸丧生。

  Abann Yor很快意识到,他必须离开这片自己被视作“二等公民”的土地,才能获得接受教育、谋得职位,贴补帮助母亲和其他兄弟姐妹。

  2000年,他离开南苏丹,前往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,怀抱着对新生活向往的他,却在哪里遭受了更大的危险——他和其他数千名从家乡逃往叙利亚的南苏丹人一道,被关入了一间监狱。在监狱里待了超过3个月之后,他才成功获得难民身份。

  2005年,Yor和他的家人来到新西兰。这是一个他所知甚少的国家——此前,他只知道这里的大概的地理位置,以及这是一个羊群遍地跑的国家。

  Yor坦言,能够成为一名新西兰公民,称得上是“美梦成真”。

在来到新西兰后,Yor一家在Mangere的难民中心度过了6周时间。本来,他是要迁往惠灵顿的,但是他想要留在这个有彼此认识的南苏丹老乡的地方。

  在离开难民中心时,他报读了MIT的一项汽车工程课程以及Te Wananga o Aotearoa的一门英语课。与此同时,他开始活跃在难民群体中,鼓励这些“新新西兰人”团结起来,互相帮助陪伴,并尽量保留自己民族的文化。

  当时,Yor已经为大量的志愿者工作和学业忙得不可开交,但他仍然获得了一个完成非盈利组织资格认证的机会。

  大约一年前,Yor被选为奥克兰难民联盟(Auckland Refugee Community Coalition,简称ARCC)的主席。

  他利用自己的培训所学和工作经验,将这个志愿者组织变成了一个拥有带薪员工的机构。此外,该联盟还将重新修订章程、重组结构。

  Yor说,在奥克兰,难民的机会很多,重要的是大家需要学会把握住这些机会。“你必须主动寻找和把握住它。”

【Q&A】

Q:你认为新西兰是一个对其他文化拥有足够包容力,能够让你充分表达自己的文化异见的地方吗?
A:新西兰是一个充满包容力的国家。在这里,我能够自由表达自己的身份认定、介绍我的家乡,新西兰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国家,我则需要充分抓住这些机会。

Q:你曾经离开奥克兰,前往新西兰的其他城市旅游吗?如果有,去的是哪里?
A:我去过很多次惠灵顿,还去过基督城和澳大利亚。

Q:你觉得身为奥克兰人,最棒的事情是什么?
A:最棒的事情,应该是奥克兰所呈现出的多元化……总有一天,奥克兰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超级多元化的城市。

Q:如果你是奥克兰市长,你会……?
A:仔细倾听市民所需,而且我会依照他们的需求而非领导地位来做出回应,尤其是那些关于住房、交通和低收入家庭的问题。

Q:你看橄榄球比赛吗?你也会支持全黑队吗?
A:我看橄榄球比赛的,而且我也支持全黑队,我一直说,“呐,这就是我,全黑!”

新闻来源:Stuff

新闻编译:新西兰天维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