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桌面快捷方式 | 添加到收藏夹 | 大字体小字体

1987年NZX股灾

收录于: 2012-10-30  贡献者: 新西兰联合报  浏览量: 约4242次

1987年10月20日新西兰证券交易所NZX下跌14.7%,为新西兰历史上最大一次经济泡沫——80年代股市暴涨划上休止符。

资产迅速缩水,其后4年中,181家企业从NZX退市,大部分是因为破产。

从那时起,新西兰普通投资人开始不碰股市,转而把注意力放到居民地产市场。

1987年NZX排名前30的公司中,目前仅剩Fisher & Paykel还是上市公司,而其正处在被海尔收购的过程中。

崩溃为经济埋下不利因素,包括新西兰人耿耿于怀的——BNZ落入外国人手中。

80年代谈论NZX,据说就像今天人们谈论房价。

和最近几年NZX缺乏足够首次募股的公司(IPO)相比,80年代完全不同:1983年27家,84年31家,85年33家,其后两年65家。

财富的狂喜在1986年底达到顶峰,当时Judge Corporation和European Pacific Investments首次募股,Judge Corporation向公众发行1000万新股,每股6元,而鉴于Bruce Judge本人有3000万股,使其纸面财富变为1.65亿元。

这个财富故事比今天的更惊人。因为最近将要上市的新西兰饮料企业Moa,公司持有人Geoff Ross和Grant Baker在IPO后的纸面财富也才2200万元。

而且,Moa上市后股份在公开市场上变现,设置了严格规定,而1986年Bruce Judge变现他的股票没有任何限制。

1986年12月,European Pacific Investments (EPI)发行1250万股给Brierley Investments,以及Michael Fay的Capital Markets(Michael Fay就是前一阵牵头反对Crafar农场销售给中国人的财团牵头人),每股价格3.9元,这两个股东然后将350万股以每股$8.85售给BNZ,EPI再发行400万公众股,股价11.85元。这样,Brierley Investments和Capital Markets的现实纸面利润达到1.77亿元。

EPI在1987年1月上市后股价迅速达到40元,Brierley Investments和Capital Markets的市场利润达到6.85亿元。

1987年的5月18日到9月18日是NZX最后一波疯狂,Barclays Index指数上涨41%至3969的历史高位(这一指数现在叫NZX50,目前仅在2300附近)。

到了1987年10月,经济前景、美国贸易赤字以及高企的利率等几个因素,使得投资人开始敏感于任何风吹草动。10月16日周五,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因贸易赤字数字超预期下跌4.6%,周一新西兰Barclays Index也跟随下跌4.3%至3430,当晚道琼斯工业指数再下跌22.6%,第二天10月20日星期二,NZX牛市泡沫破灭,Barclays Index下跌14.7%至2925,NZX股票市值——当时上市的大多数为新西兰人拥有的公司——下跌22.3%,也就是从440亿元下跌至345亿元,在一天之内。

实际跌幅超过该比例,因为跌幅更大的中小企业未计入Barclays Index指数中。

1987年12月21日,Barclays Index仅1930,和9月18日相比不到一半,全部上市股份的总价值仅剩234亿。

赶在牛市最后上市的Judge Corporation,至1987年市场价值下跌97.6%,到了1988年10月20日,Judge Corporation从NZX退市,前后上市时间仅一年。

Capital Markets市值损失83.2%。

European Pacific Investments则在1989年10月被私人集团收购,和IPO的每股收购价11.85相比,4.35的收购价不到一半。

在资本主义的发展历史中,金融和房地产泡沫总是轮番吹大、再破灭,成为规律性的事实。

现在人们一般把1630年代荷兰的“郁金香泡沫”,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记载的金融泡沫:一些珍品卖到了不同寻常的高价,而富人们也竞相在他们的花园中展示最新和最稀有的品种。到17世纪30年代初期,这一时尚导致了一场经典的投机狂热。1635年,一种叫Childer的郁金香品种单株卖到了1615弗罗林。如果你想搞清楚这样一笔钱在17世纪早期荷兰的经济中是什么价值,你只需要知道4头公牛(与一辆拖车等值),只要花480弗罗林,而1000磅(约454公斤)奶酪也只需120弗罗林。第二年,一株稀有品种的郁金香(当时的荷兰全境只有两株)以4600弗罗林的价格售出,这一投机狂热在1637年2月4日突然崩溃。一夜之间,郁金香球茎的价格一泻千里。

这些历史很难说没有现实意义。

我们不妨假设——

假设新西兰的房地产下跌10%……那么,个人财富被划走的,将是天量的600亿纽币。和1987年股灾的总损失200亿,以及最近几年的金融公司倒闭造成的40亿元-60亿元损失相比,将是更为严酷的打击。

当然,和往常一样,没人相信新西兰的地产会有泡沫破的一天……